中国领先的路亚资讯交流平台

大马疯狂钓客系列钓行之泰国北部追踪中华金吉罗

竹筏从上游顺水而下,我们在竹筏上漂到哪里就钓到哪里,没有回头的余地。借宿的村落就在沿河的岸边,清澈的河水让我们清楚看见河中的梦幻鱼。天!我们见到的不只是三五只,那数量肯定有上百只。奇怪的是,我们追踪的中华金吉罗,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造成它们都集聚在村落前的河流中……

雾气仍笼罩整个山头,晨曦只能透出枝桠缝间把热能洒落丛林。鸟叫虫鸣声从第一道晨光开始就不停地响,像闹钟般把我们吵醒。我踏着轻快的脚步,手握着心爱的钓竿,心里紧张又期待,步过宁静的密林来到开阔的河溪低洼处。

IMG_7820

河的上游是一个急流濑区,大大小小的石头有如棋子般布满河床,清澈好比水晶的流水疾速地流经濑区,把岩石磨得发亮再留入下游的水潭。水潭里却是另一番风景,河水来到这里变得缓慢,很清却是深不见底。河水在水潭里旋转流动,最后溢泻往下,不留痕迹的一直继续向低处前进。平静的水潭偶尔出现点涟漪,水面下阵阵黑影,定眼细看,原来是一群鱼!为了看得更清楚,我爬到河边的岩石高璧上,以俯视的角度望下,水潭的一动一静尽收我眼里。

天呀,水潭里满满是鱼!或许发现我这陌生人,他们很优雅、慢悠悠地游动。可以看的很清楚,大大小小发着金光闪闪的吉罗鱼分成了三群,最小的吉罗鱼在水面,中等的在中层,最大的就在水底深处。水面上的吉罗鱼也不小,估计约有一公斤级的,如果以此类推,在深处的黑影极有可能是超过五公斤的大尤物!

DSC06707

我的眼睛张的很大,握着钓竿的手微微发抖冒汗,双耳像被人掴了一巴掌般嗡嗡地响,心儿“哔啵哔啵”乱跳,完全呆在现场……这样的情节我曾听数位钓鱼老前辈描述,当他们说到水潭全是吉罗鱼像个大鱼缸时,我打心眼里羡慕及充满幻想,那是一幅怎样的奇景?幻想归幻想,他们说的都是几十年前的故事了。

想到当初政府为了国家的发展,好让国民吃得饱穿的好,牺牲了大自然,把大片的森林砍伐,泥浆流入山河,清水河变成了黄水河。到了今天,大马未遭污染的山河屈指可数,而且都比当年的盛况逊色。每次想到这样,心儿总是沉重不已,感叹生不逢时……想不到今天的此刻此景,竟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坐上时光穿梭机,回到旧时历史的光景中,再一次身历那“传说”中的境界,几乎不能相信那神奇的大自然杰作,叹观止矣的场面!

美中不足的是,现在的我并不是身在大马祖国,我看到的奇景是在泰国北部的山河中。河里光芒耀眼的也是吉罗鱼,不过却不是大马的青石罗、红吉罗,儿时同一家族的中华金吉罗(Chinese mahseer)。

请大家容我稍后仔细介绍这种未曾曝光的吉罗鱼,先看完我如何钓上生平第一条中华金吉罗。

DSC06701

话归正题,我站在石壁上足足十五分钟,才能从惊叹中回神,慢慢地步下石壁,靠近水源。为了不惊吓鱼儿,我特地穿上了绿色的衣服、短裤,还有迷彩绿帽子(不是戴绿帽,是穿绿帽……)。

看来吉罗鱼们还未发现我出现在水潭三十尺外,我慢慢地蹲下,单脚膝盖着地,先用手拉SHIMANO SCORPIAN 100号线杯里的钓线,把制动力调好,再次检查铁牌假饵上的钓钩及子线,确保锋利及没受伤,向着水潭抛出充满信心的第一竿。

“呼…”一声响,铁牌假饵带着PE钓线在水潭上横空飞跃,最后钓线形成半规圆状跨过大半水潭范围,轻巧地落在水面。我的脑袋在抛竿的同时在思考,要快收还是慢收?

我的经验告诉我,在如此清的河水呈现假饵一定要“快”字诀,制造一个假象骗取聪明的吉罗鱼。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有一个微小不明物体从天上掉入水中,能够扰乱水流而且把光线反射到水潭每一个角落。从它掉入水里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是所有鱼儿的关注的焦点。被挑起好奇心的吉罗鱼很想看清楚这个打断大伙宁静的东东是什么?但是它却以极快的速度离开水潭。因好奇、好天生的地域保护意识,吉罗鱼会争相追逐铁牌假饵。最后,一只游得最快的吉罗鱼张口将铁牌假饵摧毁,结束了鱼群纷扰,也开始了钓鱼人的奋力拼搏。

IMG_7812

我也知道,我的机会不多,如果吉罗鱼不再感到新奇而停止追逐铁牌,那么我就钓不到他们了。我让铁牌沉到底,快速地卷动钓线并轻挑竿先,水里的铁牌就舞动了。

吉罗鱼们正如我想象般群起追赶这侵入者,可惜却没有一条有兴趣咬上一口!水面上的小吉罗鱼最是热衷追赶,水底下的大黑影却是保持距离慢慢地追踪铁牌假饵。我连续抛了三竿,水潭里的吉罗鱼已不理睬呈现中的铁牌,看来我已经没有机会了。

唉!这群吉罗鱼可能曾经被人钓过,或者它们老早就发现了我的踪影,只不过不怕我罢了!我继续抛投,尝试不同的呈现手法,毫无见效。满潭的鱼,不过我没办法钓上一条,我的心冷了……

可以看得很清楚,水潭里的吉罗鱼戒心已增。水面上的小吉罗鱼不再嬉戏反而结群洄游,气氛变得紧张,不像初来乍到的轻松。看来我已经没机会,只好先放下钓竿,兴致索然地坐下观赏满潭春色。

IMG_7797

我其实身在泰国清迈(CHINA MAI)的森林,这里的景色与大马差别很大。祖国大马是正宗的热带雨林,全是高大、青葱、浓密的大树。古树参天遮天蔽日,有时身在其中完全看不到太阳。这里的时疏林及灌木林,生长在高山斜坡上的时生疏、瘦直,枝桠繁茂,树叶稀少的疏林。

这时刚好是三月尾,正是泰国北部的旱季。长达数月的干旱造成了林火,进而演变成近近几来最为严重的霾害。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气味,远处迷蒙的山头可以看到零星的林火。高空不断飘下灰烬,一再提醒林火就在我左右。

把心情放松,我忽然间想到了解决方法。我会在水潭垂钓时因为看到很多鱼游来游去,可以假设水潭就是吉罗鱼群的家。家是休息的地方,他们如此毫无保留地暴露身份,证明它们处于悠闲的状态,要进食的念头不大。道理很简单,一只肚子饿的老虎通常躲着不让猎物们发觉,好进行偷袭,吃饱的老虎都是大摇大摆或者躺在窝里睡懒觉。既然水潭的吉罗不吃饵,倒不如去找要“吃饭”的家伙?

IMG_7863

我的斗志又回来了……

我的新目标就是水潭上的激流濑区,心动就要马上心动,我快步走到上游。只不过相隔整百尺,这里的河面景色完全不一样。急湍的流水从上游的另一个水潭流入浅又窄的濑区,河床是体积不大的鹅卵石,哗啦哗啦的流水冲下来被河岸的石壁阻挡形成小小的漩涡,看起来较深,再被引入水潭。

濑区水面上波涛汹涌,河水很浅却看不到底。这样的标点很适合吉罗鱼觅食,我心儿嘀咕着。想来吉罗鱼躲在流水后的石头旁,以逸待劳等待食物从上游漂下然后突袭,很容易就填饱肚皮。我就放胆站在河边开始抛投,在这样的结构才不担心河里的鱼儿害怕,因为水面的波涛阻挡了视线,我看不到它,它也看不到我。

第一竿先抛向上游让铁牌顺着流水漂向濑区,不用收线也不用抖动钓竿,铁牌一闪一闪地随流漂到漩涡处。我马上开始挑竿,隐约这看到几条黑影从石堆冲出来,我的手明显震动了一下,“哎哟,不中……!”黑影的速度非常快,立刻又冲回老窝。与此同时,我马上收线,黑影又冲了出来作第二轮的突击!黑影追逐铁牌至漩涡处来了一个回转,像闪电般。PE钓线一紧,我很自然地扬竿,可以感受到彼端的拉力,“YES!中了!”

DSC06691

用假饵抛投就是那么的令人着迷,如果在清水抛投更加刺激,因为可以清楚的看到鱼儿追击你的假饵,哪种感觉是千金难买的。我的卷线器制动力调到最大点,除非是巨鱼,不然逃脱的机会是很低的。才两三下功夫,第一条吉罗鱼就被我拉到岸边脚下。它的对抗力很奇怪,它只在水里一直自转,就像尖头斑一样。如果是大马的青吉罗,一定力抗到底,至少要往上游或下游直线冲刺数轮才会投降。

它的身体上半身发出黄金的色泽,下半身则白里透紫,大大片的鱼鳞都排列整齐,身体线条、眼睛、鳍部及嘴巴比例很美,就像仙女下凡一般,令凡人如我不舍得把视线转移。这就是我远道而来的目标鱼——中华金吉罗了。

中华金吉罗学名称为“Tor sinensis”,是一种与大马红吉罗(tor tambroides)血缘很接近的鲤鱼家族。它的体型不大,与大马青吉罗很相似,最大5、6公斤已是难能可贵。它与青吉罗的最大区别是它的身体两侧有一条平行的深色大斑纹,从额头开始贯穿眼睛,鳃盖直通身体的尾鳍。恕我学识不多,至今我还找不到一份详细的中华金吉罗的资料,只知道它是存在于泰国北部及中国南部一带。

以备有秤的SEAHAWK LIP GRIP扣着下颚,马上知道此条中华金吉罗重达2.5公斤。仔细研究这条鱼的特征,对它又摸又抱,连续拍了很多照片,我才练练不舍地放开 LIP GRIP让它重归家园。

慢慢游回深处的金吉罗散发着金黄色消失在青翠的河水里,我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因为我的个人猎物榜上又多了一种珍鱼。

其实为了钓美丽的中华金吉罗尤物,我们受尽折磨。未来之前,我的资料不多,只有几张泰国向导近期拍到的几张照片,钓鱼月刊总编辑老冯、海原渔具有限公司的东主余仁展二话不说就应邀陪我探险,真的中心感谢他们!

我们的泰国向导,Jakkrit未出发之前高度保密地点,只告诉我们是12小时车程。他的过敏动作令我联想到大马钓友发现新的钓场,担心消息走漏风声而鬼鬼祟祟一般,原来泰国也面对一样的问题!

我们在曼谷机场会合向导,就登上他的ISUZU DMAX驶往北部,刚开始是笔直的高速公路,路况还算可以。可是当进入郊区道路时,就是折磨的开始。颠簸弯曲的公路,山坡连连,而且随时迎来大卡车挡路,惊险不断。在这里我也奉献上人生第一次的晕车经验,真痛苦!

经过12小时车程,还是未到钓鱼的标点,我们必须改乘当地的四轮驱动车才能进入这个泰国军事保护区。我们真正的位置是在泰国东北部,缅甸的边界。这里是山区的泥路,我们的四驱车又是单座舱的,坐在车斗上必须用口罩掩鼻,泥尘滚滚,才一会儿,每个人都变成了黄泥人。这样的山路虽然辛苦,但途上的异国景色却一直吸引着我们的目光。

IMG_7808

大约1小时候,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村落,四驱车就停在路旁,车夫以手指着路旁的河叽里咕噜不懂讲了什么。大伙顺着他的手指处望去,乖乖不得了!原来是一大群吉罗鱼在河里!

大伙很惊讶,怎么这些鱼就在村落边呢?向导给出的答案令大伙呆若木鸡,原来这里的村民是不吃大鱼的,这样的解释太牵强了,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们在这里3天,看到很多女性村民在河里捕捉小鱼、小虾及螺类,就是不捕捉大鱼。

这里共有3个村落,每个村落只有数十人,相隔很远,但都住在河畔。这些村民曾经是凄凉的缅甸难民,受到政府兵的逼害一直搬迁,最后躲入泰国境内,现在他们都是合法的泰国公民,可是到今天,他们还是在使用世代相传的缅甸母语。

他们的生活与现代泰国人有很大差别。住在这里,他们自供自给,自己耕地,饲养动物,用森林的大自然材料如树叶作为屋顶、树干为屋梁。村民都是讲交情,物物交换,很少用金钱交易的。

IMG_7849

我们来到这里受到很大的文化冲突,想不到现代还有人类如此生活。Jakkrit为我们安排的行程是先乘车翻山越岭去到河的上游,然后乘自制竹筏随流漂下抛投,在有潜能的标点稍加停留垂钓,再继续往下漂流。晚上就在邻近的村落投宿,体验当地土民的生活。

中午时分太阳高照,气温在30度左右,到了深夜及清晨气温会瞬跌至15度左右,温差相去甚远,差别相当大。最近是旱季,气温普遍升高,听说雨季时早上的温度会低于10度。

早上我从温暖的土屋起身,深山的寒冷令我直打冷战,连忙靠近屋内的火炉取暖。

这个村落很久没外人进来探访了,所以我们的到来引起了村民的注目,在这里我们受到了贵宾式的招待。早餐是咖啡加面包,特别之处是用生竹筒做成的杯子。热咖啡在竹杯内形成另一种香味,又香又浓。

简单的是早餐后,我们趁机到处走走,观察这里的生活并且到学校派送零食。这里都是高脚屋,上面是人住的,屋下就是家禽的温暖窝。村民都是以放野式养鸡、猪、狗、牛等家禽。厨房上洒下菜渣,所有的家禽就会抢吃,令我等大开眼界。

我们把零食交到老师的手上,学童陆续来学校上课,有些学童才3、4岁,也有些至少10岁,全都是一起上课的。每个学童都挽着轻量的书包,带着笑容来上课,相信他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学生。

回到我们的“旅馆”,正式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丰富的菜肴吓了大伙一跳,有干煎猪肉、南瓜鸡、包菜、茄子,还有一味肉馅,最特别的是红色的糙米,是当地村民自种的。

在这荒山野岭席地而吃这美味的早餐,每人都是胃口大开,赞不绝口。

我们的行程就在竹筏上继续往下漂。看到前方的水潭充满潜能,我们就下竹筏轻轻地走下去从岸边抛投,虽然我们看到很多的鱼在水里,令大伙气愤的时所有的鱼儿没兴趣进食。

这里真的事原始山河,我们一路漂流,河水一样那么清,河中的倒树及一个接一个的水潭更加的吸引我们,到了最后我们索性就坐在竹筏上漂流抛投,受到惊吓的聪明金吉罗哪敢吃饵?就这样,我们费了大半天在河上漂流又来到另一个村落。

这个村落的人比较多,远远就听到家禽的叫声。我们今晚住在村长的家里,也是受到贵宾式的招待。

村长的家是唯一备有通讯电话的,要联络外界一定要通过村长。前任泰国首相塔辛特别照顾泰北人民,所以在这偏远的小村落每家都有太阳能电源,虽然很多年久失修,却看到前任政府对人民的关心。

晚上时分,村民有个特别的节目,当地的女童会呈现一个文艺表演恭迎我们的到访。在空旷的多元用途会堂中间摆了五张椅子,是特别给我们的,整个村的村民就在会堂外围拢。看起来,所有的目光都是投向坐在会堂中央的我们而不是台上正表演的女童,感觉上我们如坐针毡。

简单的几首歌也令我们更了解这里的生活,原来大部分的村民都是基督教徒。

IMG_7835

我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大部分的金吉罗都是集中在村落前的水潭。第一个村落如此,第二个村落亦如此。向导也不知所以然,但这可方便我们的行动了。起个大早,就可以在村落前抛投,早上金吉罗的戒心比较低,容易上钩。余仁展才抛几竿就迎来了强劲的鱼讯,可惜铁牌上的三叉钩却被拉直,空留一脸错愕的我们。

一只鱼上钩后,不论是钓获还是走脱,水潭里的鱼群开始增强戒心,很难再用同样的假饵钓到第二条,吉罗鱼家族绝对可称为最聪明的淡水鱼。这个问题真令我们难堪,明明河里很多鱼,我们就是没办法用假饵钓到它们。

眼看时间已无多,我们今天下午就要离开这里,用一天的时间回曼谷。若再不认真钓鱼,不知何年何月才有机会回来这里。我们观察到金吉罗对水面漂流的小物件很有兴趣,特别是在水潭入口及出水口,看来可以试试我的小笔饵。

Megabass的Dog-X是我每次钓鱼必备的水面假饵之一,事实证明,它为我建工不少,虽然价钱贵了点却是物超所值。我向水潭抛去,马上吸引金吉罗鱼群的目光,虽然还没有鱼愿意上钩,但能挑起它们的注意已经是成功了一半。若是其他假饵,游经面前,它们连看看都没兴趣!我再抛向河面,这次我让它随流漂下出水口,只轻挑竿先,让Dog-X像只在水面垂死挣扎的蚱蜢,马上受到攻击!原来金吉罗要这样的呈现手法,在远处看起来很小的身影,却给予我很大的对抗力,向着流水方向狂冲。我全力以赴,终于拉上水面。真令我惊讶,这不过是1公斤级的中华金吉罗,却比第一天钓到的更够力,或许这才是他们的真面目!模仿金吉罗食物的对策很见效,我再接再厉多钓几条,成功为自己的成绩单上写下满意的句号。

泰国北部在六月头迎来雨季,这时洪水将淹没整条山河,至少暴涨3倍,重新为这里洗牌。这时,因旱季受困水潭的中华金吉罗有更大的空间漫游,获取更多的食物,长得更大。因为唯一进口受到当地士兵的严密保护,这条河的中华金吉罗将继续保存,等待我们的下次拜访。除了中华金吉罗,在这条山河也有Pla Kra Subb(水马骝)、Pla Plaung(红吉罗)、大马鳟鱼Sikang、梅花斑,还有印度的大马西尔。

根据向导所说,雨季后的清迈森林将是另一种风景。这时被林火毁灭的森林就像浴火凤凰,展现更生气勃勃的景色,到处是绿野鲜花,与旱季时的荒凉野山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这不知名的山谷河流永远是清水长流的!

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再回到这人间的仙境!(文/图 董志豪)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路亚族网 » 大马疯狂钓客系列钓行之泰国北部追踪中华金吉罗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