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钓鱼杂志》记者董志豪:当皇帝鱼遇上钓鱼人-路亚族网
路族体育旗下
专注于中国路亚产业媒体平台

马来西亚《钓鱼杂志》记者董志豪:当皇帝鱼遇上钓鱼人

当年,保皇派和剿皇派之争,因为各持不同的看法和意见,闹得几乎水火不容。今天,皇帝鱼成为本土钓鱼人的新宠,甚至有些钓鱼人还认为没有钓过皇帝鱼会是一种遗憾。到底今时今日,皇帝鱼在钓鱼人的思考领域中,有了什么样的变化?

多年来,皇帝鱼似乎已取得大马蓝色身份证,成为骄傲的大马子民。

Ron Looi多年前的大胆假设已经在今天实现!Ron Looi是谁?他就是当年唯一大力鼓吹将南美洲皇帝鱼引进大马的传奇人物,称他为“大马皇帝鱼之父”也不为过。Ron Looi认为大马应该向日本的大嘴鲈取经,用皇帝鱼取代本土鱼类,为整个钓鱼也包括渔具制造厂商、钓鱼人的数量及风气,带来全新的冲击,塑造类似美国、日本的淡水钓场。

[000891]

当时,日本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从外引入的大嘴鲈不负众望,迅速成为各淡水钓手的最佳对象鱼,风靡至今,

它的魅力来自它对各种拟饵强大的好奇心,拉线的爆炸力,以及人和鱼之间的谋略对策,还有配合环境等因素;在钓到他们之后,心灵产生的成就感是无法言喻的满足。它的快速学习反应也是一种推动力,不断令钓手们尝试新的方法、新的渔具。大家绞尽脑汁,为的是把这种狡猾的淡水鱼骗上钩,图的已经不是钓鱼这么简单,而是另一种战胜的优越感。

可是,大嘴鲈带来更严重的环境问题,它的食量令整个淡水生物链失衡,不少珍惜的水生动植物面临灭绝。整个生态环境由多样化慢慢变成单一鱼类,虽然对平民百姓的日子影响不大,但是对整个国家的长远效应却是深受打击。因为任何生物一旦绝种,就永远消失在这个地球上。

 淡水界的革命

当年,有识之士特别是大马钓鱼公会(Pemm)大力反对把这种破坏力超强悍的淡水鱼引入大马水域。可惜,反对的声音来得太迟也无力,大伙高喊反对之时,皇帝鱼已经在大马半岛中部的废矿湖大肆繁殖,成为一方霸主。

为什么我们的有识之士如此后知后觉呢?因为皇帝鱼是以观赏鱼的身份在大约十多年前被养殖业引进的,没有多少人知道。

色彩斑斓的它十分引人注目,似乎是一种赏心悦目的高贵鱼类。不过到最后,才被发现是一种不适合养在鱼缸里的观赏鱼。它的生性凶猛,极度威胁其他鱼类。最大的问题是胃口极大,成长速度太快。最糟的时繁殖力超强,造成身价暴跌。不懂是故意还是无意,皇帝鱼的幼苗从雾边养殖场逃遁,流进了近打河(Sg.Kina),沿着长长的河流一直伸展版图,侵占一个又一个废矿湖。

我们的“有识之士”当年如何应对呢?代表着所有大马钓鱼人,在水深火热之时马上向政府反映我们正面对的危机吗?有否群策群力,策划一系列的行动与破坏我们家园的外来者对抗,捍卫我们的弱群?

或许我是井底之蛙,还是他们行事低调隐蔽,或者资金不足,我只看到“雷声大,雨点小”。

IMG_1620

一系列的行动里轻描淡写着在Kelana Jaya的“清水塘”(真的是青色的水体)实行毁灭外来鱼的钓鱼比赛、举办以英文为主谋的钓鱼教室,教育年轻的后代,还有就是以暴制暴,在“清水塘”放流多曼等本土凶猛鱼,吃掉外来鱼种。

Ron Looi大力维护皇帝鱼也成为攻击的目标,Pemm的前任主席Mejar Ismail因此和Ron Looi在互联网上抬杠,最后变相成为人身攻击,唇枪舌剑的话题大大失焦,贻人口舌。

早期,我一厢情愿地相信“有识之士”的言论,怎么说他们都是一群专业人,哪有胡言乱语的?

当时,根据不懂哪里来的报告说,皇帝鱼是一种群居侵略性强而且不会攻击自己族群的鱼类。逻辑性的推算下,所有鱼类最终都被它毁灭,只剩下它一族。可是,它却不会大吃小,干掉自己的后裔,所有的皇帝鱼就会没有食物而饿死,最后的最后,水底世界灭亡,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多么令人心惊胆战的言论,好像再不努力杀掉皇帝鱼,我们的家园就要完蛋了。当时,我身为钓鱼杂志的记者,也就鼓励身旁的朋友及读者们不要钓后放皇帝鱼,尽量把钓到的皇帝鱼带回家吃了,或者送朋友享用。

可是,皇帝鱼并不是一种很好的食用鱼,虽然它的肉质雪白、无幼骨,但是肉粗味淡。没吃过皇帝鱼的朋友刚开始会感激你,接下来就会问:“没有去钓七星斑吗?红非洲也可以啊,就是不要皇帝鱼。”

他X的,真的是好人难做!

IMG_1601

时光匆匆,已经过了十多个年头,皇帝鱼真的带来了灭绝吗?可不见得呀,满山光还是可以钓到多曼、水马骝、白须公、鲶鱼、苏丹鱼、加雷、生鱼、大头虾等,问题是你会不会钓而已。

肯逸湖及天猛莪水坝没有皇帝鱼吧?怎么又会鱼源大减呢?说来说去,不同品种的鱼类 竞争,不如人类的大肆捕捉,我们人类才是鱼源大减的罪魁祸首。

皇帝鱼并不如“专家”所形容般三头六臂,至少这么多年,满山光的其他鱼类并没有绝种。而且,皇帝鱼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强。虽然它是由近打河进入下游一带的废矿河,可是它们似乎只在干净、平静的水域活动。

流水湍急,并且长年浑浊的近打河很少发现皇帝鱼的踪迹。我们不排除它能够逆流而上的本领;不过,它不喜激流的习惯就输给吉罗、水马骝了。所以说,皇帝鱼是马来西亚的公敌,是言过其实了。

换个角度来看,皇帝鱼近年来确实推动一般假饵钓热潮。比起大马拟饵钓最热门的本土鱼多多曼、水马骝、生鱼等,皇帝鱼似乎对拟饵反应最狂热。

它的个性与大嘴鲈鱼不相上下,都是对假饵有着高度的好奇心,拉力不弱并且学习力很强。假饵初学者可以从钓皇帝鱼的过程中领会假饵世界的奥妙及信心。只要掌握一些基本的假鱼操饵手法,不少皇帝鱼是愿意上钩的。

总的来说,皇帝鱼的出现只不过是令本就是联合国的满山光废矿湖多了一种游戏鱼,Ron Looi当年的概念是可以成立的。

从日本来钓皇帝鱼

好了,皇帝鱼在大马的发展史大纲已说完,接下来就是我最近的感想。最近,我收到一位钓友的委托,他说一位来自日本的朋友很想来大马钓皇帝鱼,要我做领队。我很奇怪,皇帝鱼的故乡不是南美洲吗?怎么拥有高消费能力的日本人要来马来西亚钓皇帝鱼呢?

原来这个日本人每年都会出国钓鱼,他在网上搜寻资料时,发现大马是很好的钓鱼地方。相比世界上很多国家,大马的景色、基本设备、安全都拥有不错的口碑;而且用英语交流就可以通行无阻,最重要的时,大马多样化的食物很适合日本人口味。精打细算下,他发现只需要用南美洲一半的费用就可以在马来西亚钓一星期的鱼,而且不用长途跋涉,冒着生命危险深入重重危机的亚马逊河流域。大马的皇帝鱼虽然不及原产地的巨大,却是容易找到。

当然,他愿意支付一笔不少的向导费用,按日计算,每天马币六百。如果在澳洲,当地的专业钓鱼向导都是收取澳元六百五十,不过全都是经过训练,并有着专业向导证件的。我可不是什么专业向导,就答应只收一半的向导费。

IMG_2321

就在七月尾,这位红林先生(Mr.Kure-baysashi)自个儿来到春光明媚的马来西亚。我为他们准备的是长达五天的霹雳矿湖钓。我建议他用两天的时间去天猛莪水坝钓多曼或者水马骝,可是他这几次只是想钓皇帝鱼罢了。

这是第一次全新的钓鱼体会,因为平时我都是周末钓半天,未曾连续钓这么多天。满山光、桂花村、雾边、哥打巴鲁、双溪古月、万里望、金宝等都是皇帝鱼钓点,我都略懂一点,希望还认得路径找到多年未曾到访的废矿湖。为了提高胜算,我还特备了一艘铝制小船,还有小舷外机及电动橹。这样的装备几乎是可以概括所有废矿湖钓点,直击皇帝鱼的老窝。

红林先生未曾钓过皇帝鱼,不过他是钓大嘴鲈鱼的好手。我曾到过日本钓大嘴鲈鱼,所以我就大概地分析大马皇帝鱼与日本大嘴鲈钓法的差别。

皇帝鱼的基本钓法是鲦饵假鱼(minnow)快速顿抽,如果只是直线呈现对皇帝鱼是没什么吸引力的。满山光的皇帝鱼最喜欢忽停忽动的鲦饵假鱼,那几乎是它的死穴。水面拟饵在天亮及天黑时也有不错的效果;深水的鲦饵假鱼则是中午的杀手,因为所有的大皇帝鱼都躲入了深水处。

[000904]

第一天,我带他到最有把握的满山光二号塘。这个废矿湖的特征是很多水草,也因为如此,这个湖的水质是带点褐色的清澈水体,钓到的皇帝鱼都是体色乌黑淡黄,鳃下有如橙红色,特别漂亮。

早晨是钓皇帝鱼的好时光,我驾船带他到湖中央的水草区,沿着草边抛投,很快就钓到几条不大的皇帝鱼。红林先生很高兴,他的皇帝鱼梦已经实现。其实,这是大物皇帝鱼的钓场,我的理想算盘是让他马上钓到大物,使皇帝鱼毒直攻他的心扉。可惜,大物却不知去了哪里?

眼看不对劲,我马上建议换去三号塘。我们的Mercury Bermuda Punt铝船很轻便,两个人就可以扛起来轻松的换钓塘。

红林先生未到大马前已经得到齐全的资料。他带来三支钓竿,分别是十磅、十五磅和二十磅级的。他在日本只用软胶钓大嘴鳊,硬体拟饵很久没用了。我告诉他,拟饵越大,钓到的皇帝鱼越大。他开始时不相信我,只用十五磅级的Abu钓竿及Shimano Scorpion Mg抛竿。

IMG_0628

不久后强大鱼讯传来,水里的怪物带着钓线直直往二三十尺外的水草狂冲,他也很紧张地对拉,结果是预料中的断线收场。对我来说,大皇帝鱼的吃饵率不高,如果有大物鱼讯,就要好好把握,不要错过任何机会,因为机会往往只有一次。

红林先生的双手不断发抖,脸上满是汗水,马上装备他那支二十磅级的钓竿,Shimano Calcutta Te卷线器里还是三十磅级的Power Pro编织线呢!很好,看来他是来真的了!

如果可以选择,我比较喜欢站在岸边抛投。皇帝鱼绝对是敏感的鱼类,湖面稍有点异状,马上机警不吃饵。所以我要求红林先生在船上尽量小动作,面得吓怕水里的大物。

太阳升起,可以看到多曼上水面换气。我有心让红林先生中多曼毒,特意在发现多曼的水域徘徊。红林先生发现一个涟漪,眼明手快的把橙色鲦状假鱼投去。水面爆出极响的水花,中鱼了,令我很惊奇的时,五公斤的紫黑色多曼一会儿就投降,红林先生有一点失望的表情,他还以为是大皇帝鱼吃饵。其实,他并不知道多曼在这里是很少见到的,比皇帝鱼还要珍贵呢!

从中午开始,天气就变得不好,黑压压的云团正在吞噬整个天空,看来一场雷雨压阵而来。我们所处的废矿湖是一大片的平地,响雷时很危险,我们马上停止作钓。

 钓场大变

翌日,积极的钓况完全变了样。我相信是多量的雨水令湖里的水温瞬变,大量的污浊黄泥水正从近打河灌入满山光的废矿湖。一夜间,皇帝鱼封口了,我们被迫离开满山光到邻近的桂花村或者双溪古月作钓。

这两个地方早前是很好的钓点,不过现在很多的废矿湖都被当地村民霸占,围其高高的栏杆,充当养鸭或是私人养鱼场。

这里有几个没有连接到近打河的水塘,只有不大的皇帝鱼充当我们的娱乐对象。红林先生还是对第一天走脱的大鱼念念不忘。

皇帝鱼的标点不外是水草丛、入水口和出水口、枯木堆、沙质的瞬坠水域,还有饵鱼群聚集的地点,这些都是皇帝鱼喜欢突击觅食的标点,也就是皇帝鱼的食堂。不过当天天气转换,皇帝鱼不在捕饵的状态时就找不到皇帝鱼的行踪了,它的睡房在哪里?

我们钓不到鱼,就忙碌地换钓点,在最后的两天才发现原来大皇帝鱼收到大量雨水的影响,全部正在度蜜月,这可是无意间发现的秘密。我们正要下船,从岸边高处往下看时,看到一对皇帝鱼在不远处静静的潜伏在一个砂锅般大小的洞穴里。若不是它们的眼睛滑溜溜地转动及鳃盖一张一合,站在岸边可能就没注意到。

这对可能正在交配的皇帝鱼一大一小,小的可能只有一公斤,大的却是三倍以上!我和红林先生都傻眼了,良久才回神。我恨不得马上投饵,不过却暗暗忍下,把机会让给红林先生。

我们在离岸边、很远的地方把拟饵投出去,大皇帝鱼看起来火爆极了,拟饵经过它的窝时忽然冲出来用尾部扫走,再回到窝里去!它根本没有咬饵的意思,这是我第一如此近距离看着野生的皇帝鱼戏弄我们。

[000939]

当第二次,第三次呈现拟饵时,它们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不再多看一眼。我建议红林先生用软胶、越小越好。当黑色的软胶拟饵在水底如一条水蛭游经皇帝鱼的巢穴时,感觉新鲜的大皇帝鱼跟着出来并作状要扑饵。

红林先生稍停忽地挑饵,大皇帝鱼好像不能自制般扑前大口吸饵,红林先生马上扬竿,中了!我可以说这是多天来最紧张刺激的遛鱼过程,估计至少二公斤的大皇帝鱼好像发疯一般往空旷的湖中央冲去,然后跳出水面一招“鲤鱼翻身”。此刻,我比红林先生更紧张,因为我看到他按住线杯,不让大皇帝鱼继续出线!只在电光火石间,呼喝声还在咽喉里,钓线已经松弛了……

天呀!眼看就要成功了,怎么这样心急呀?我忍不住心中的不忿及激动,双手捶地发泄情绪。红林先生还是一脸不信,他用的可是35磅的扣子,在日本连六、七公斤的大嘴鲈都可以上鱼,怎么在皇帝鱼的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呢?红林先生发誓以后不买这个品牌了!

心情稍微平静,重振精神,我已经隐隐掌握大皇帝鱼的行踪,马上出船寻找类似的标点。

我的猜测不错,大皇帝鱼们果然是在产卵期。几乎每个有沙质的湖湾标点都有大皇帝鱼的鱼讯,多条二至五公斤以上的大物被我们擒获,当然还有很多是掌握不到的鱼讯,因为皇帝鱼不是吃饵,只是驱赶干扰者而已。

那么,我们有钓后放吗?这是肯定的,因为我们不想以后钓不到皇帝鱼。也有人说,皇帝鱼钓后放可能造成它们有着记忆,以后就不吃钓鱼人的鱼饵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鱼源。我们人类可是自称万物之灵,总是要开口吃东西吧?就动动脑筋,想个新的钓法,不然钓鱼怎么会乐趣无穷呢?

红林先生非常惊讶最后两天的钓况,对我来说何曾不是新的钓皇帝鱼的经验。如此的钓况,可能连皇帝鱼的原产地都找不到!

在这里,我要做个结论。皇帝鱼在马来西亚并不是什么祸害,因为它只不过是一种世界上挣扎求存的鱼类。我们不是神,不能决定它的命运,应该受到千夫所指的时带着皇帝鱼到处放流的家伙,你是祸魁!

我在这里呼吁大家,千万不要随便放流皇帝鱼在公共水域,因为它的影响可能是长远的,千万不要用我们的未来作为今天的个人享受的赌注!(文/董志豪   图文提供/梁伟龙)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其他站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路亚族网 » 马来西亚《钓鱼杂志》记者董志豪:当皇帝鱼遇上钓鱼人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很喜欢 梁伟龙 这钓手 希望能看到更多 钓鱼精 系列视频。

    mumtaz1年前 (2017-04-06)